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宝宝手脚印 >> 正文

【杨柳】老田就医记(小说)

日期:2022-4-15(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这段时间老田和医院较上了劲,隔三差五地往医院跑。原来是老田的媳妇脸上起了些红点点,一开始也没在意,以为春天春暖花开的,是花粉过敏,注意点别出去就好了。于是他们就去了职工医院看了大夫,开了些药,心想过不了一周也许就好了。可是半个月过去了,休的假期都用完了,还不见好,而且还有加剧的态势。这时老田媳妇才有些发慌,心情愈加地不好。因为豆豆长在脸上,连门也不愿出去了。于是老田建议媳妇去省中医院看看。

平常不怎么和医院打交道的老田,去了医院才知道医院人满为患啊。挂号排队,看病还得排队,交钱得排队,领药也得排队。看个病少则半天,赶不巧的话,就得一天的时间。到了医院一打听,好多外地市的患者也慕名而来,都是冲着某一位专家来的。有的是头天下午或晚上坐车来,第二天一大早来排队看病,看完后接着坐车回去。

第一次去省中医院看病,因为知道医院看病的人肯定少不了。早晨六点钟,老田和媳妇就起了床,不到六点半就从家里出发了。因为离得不远,一切还顺利,路上车不多,不到七点钟就到了医院,医院的停车场空位也不少。到了医院一楼大厅,老田一看,好家伙,一楼的四个挂号窗口分在两侧,一边两个,每一个窗口外面都站了长长的一个队伍,队伍的尾部就在中间打了交叉。其中一个老太太看来是个老病号,已经做好了持久站,自带了个简易的凳子做在了队伍中间。一看窗口上的告示:七点半挂号,八点看病。老田到二楼挂号窗口看了看,人也不少,于是他在二楼排队,他媳妇就在一楼排队,谁先排上用谁的,电话联系。因为当天没有挂上专家号(有预约的),只能挂了个普通号,人倒是不多,结果九点多钟就看完病,拿了药回到家正好十一点半。

有了第一次的经验,第二次去看病的时候,他们按照医院给的预约挂号电话,提前一天预约了第二上午九点四十五的号。他们心里想,有了预约号应该没问题了吧,还不得到了就能看啊,就像是享受贵宾待遇似的。于是这次他们没有那么早出门,八点二十了才出门,一路顺风,老田心里想:今天怎么这么顺利啊,心情那真是爽啊!不到九点他们就到了医院的东门口,可是一看门口那长长的汽车队伍,都排到红绿灯路口那里去了,甚至往西边的路口拐了个弯,排出去老远。老田立刻傻眼了:人这么多!汽车排在了外面,就说明里面的汽车车位已经满了,只能出一辆才能进去一辆。

于是老田开着车想去北门再看看,结果门口的保安大叔,大手一摆,不行!意思是里面车满了,不能进了。老田只好往前开,好找机会把车掉过头来。结果连过两个红绿灯路口,都没有拐弯的信号灯,路口又有警察,不敢冒然掉头。汽车离医院越来越远了,离预约的时间也越来越近了,老田只好让媳妇先下车,步行去医院看病,别错过了预约号。等老田掉过头来,又开到医院北门的时候,保安放下拦杆还是不让进,只好又来到东门,排队的车辆依然像乌龟似的慢慢蠕动。没办法,老田想如果这样排下去,等真进去了,放好了车,说不定媳妇已经看完病了呢。还是另找地方吧。于是老田慢悠悠地沿着马路往前开,看看有没有地方停车。哎,前面有个写字楼,看看能不能停车。“车位已满!”几个大字把老田拦在大门外,老田的心里又凉了。老田看到有人把车停在了路边,又前后看看,离两边的路口都远,没有警察,于是老田也小心地把车停在马路的路边上。可是他不敢下车啊,他知道这是违章停车,万一被警察贴了罚单就不合算了。于是他给媳妇打个电话,问问看上病了吧?媳妇说快排到她了。老田于是熄了火,待在车里休息起来,心里想着,万一有警察来,立即就走。幸亏有预约号,还真起作用了,等了不多一会,快九点四十的时候,就看上病了。

有了前两次的经验,老田更有信心了。第三次去看病的时候,提前三天就进行了预约,结果还是令人吃惊,上午的专家号竟然预约完了,只好预约下午一点半的。老田心里想,下午的也好,说不定人还少呢。他们不到十二点半出门,路上很顺畅,这次门口没有了汽车长龙。老田给媳妇说,看来我们下午来还真来对了,你看人多少啊!

因为是假期,领预约号的地方换了。看门口提示下午一点十五开始发号。还好,一共十几个人,比排队挂号的人少多了。老田心里有些沾沾自喜。还是预约挂号好啊。可是看到领完预约号出来的人都匆匆忙忙地走了,老田心里打了个问号?等媳妇出来了,媳妇也拉着他快走,说“快去挂号!”老田问:“不是预约号就是挂号吗?怎么还要去排队挂号?”老田媳妇说:“平常行,预约的时候就能同时挂号。今天是假期,预约号不能交费,所以还得排队交钱。”“我的妈啊!还得排队!”老田心里嘀咕着。来到一楼大厅,一看人多,又直接上了三楼,结果今天不开门,老田又下到二楼,看了看两个挂号窗口,哪个队伍后面都已经拐了弯了,没办法,先排队吧。同时老田让媳妇先上五楼看病的门口排队。老田数了数,前面一共二十五人,心里算计着:一人挂号用三十秒的号,大约一刻钟能排到自己。看看时间已经快一点半了,又担心预约号过了点作废。老田心里就有些着急,不时地探出身子往前面看,总感觉队伍怎么走的这么慢。每走一个人,队伍就往前挪动一小步,对后面的人来说,心里就多一些安慰,感觉离胜利又进了一步。终于轮到老田了,老田麻利地把早已准备好的钱和一卡通递过去,好像没用三十秒就好了。老田来不及等电梯,飞奔上到五楼。

一来到五楼,老田又一次吃惊地瞪大了眼前:怎么这么多人啊?!医生门口不担挤满了人,连外面的走廊上也满满的。好不容易在人群里找到媳妇,媳妇站了这么长时间的队,也不敢挪窝,生怕排来的优势位置再丢了,就让老田过去排队,她到一边坐下休息休息。抽空看了一眼墙上的通知,原来是从四月份起,下午上班时间延迟到了两点钟。

接近一点四十五分的时候,来了两个护士,后来又陆续来了两个护士。他们进屋后就关上了门。老田因为了有了预约号,病历就拿在了手里。老田看了一眼旁边一个女孩也是自己拿着病历,一问也是预约的。

在门口右边有张桌子,周围围满了人,老田看不到上面有什么。然后就听到前边有两个人在吵吵。老田翘起脚往里一看,有个年轻男趴在桌子上,旁边的一个女人就阻拦他,不让他干什么。那年轻男好像很橫,冲那拦他的女人骂道:“你信不信,我扇你!”那女的也不示弱:“你按顺序来,我们都排好队了,你不能乱动!”那年轻男转过身来就想动手,这时中间插进来一年轻女人,橫在两人中间,一面拦住要动手的年轻男,一面自己接着和那女人对骂。场面接近失控,于是有人劝和:“消消火,都是来看病的,大家都不容易的。”那两人只好见好就收,不再知声了。老田这才知道桌子上放着排队的病历和一张签名表。

两点钟的时候,看病的诊室门终于开了,人群里一阵骚动,前面的开始往屋里涌,后面的也跟着往前面推,屋里出来两个穿白大褂的护士,差点没把她俩挤倒。其中一个戴眼镜的护士对着要涌进屋的患者说:“都往后退,这里人太多,没法看病,到大厅去。”同时她们从屋里抬出一张桌子,从人群里挤了出来,大家跟着她们俩来到大厅的走廊上。同时有人把刚才桌子上的病历拿了过来,老田这才看清了桌子上已经摞满了厚厚的一沓病历。已经看过几次病的老田知道,接下来,护士要先写病历,然后才能拿着病历去找大夫看病。于是老田也开始往里挤,想把病历先放上。

这时有人问:“护士,预约的放哪儿?”

护士指了指桌子的一角“预约的放这边吧。”

于是人群里发生一次小小的移动,有预约号的开始往一个方向走,我趁着年轻,挤进去把病历放下了。

人群里又有人喊了:“护士,我有预约号,我的病历放那边了,我要拿出来!”那些把病历放在上面的人,怕把顺序弄乱了,偏偏不让人随便找,自觉地充当起了病历秩序的维护者,使劲地用手压住病历。

这时一个四十岁左右的中年妇女挤到前面,非要拿病历,说是不看了,把她的病历拿出来。那维护秩序的男人也不允许,任你怎么说都不行。这个场景很像是农贸市场,好像比农贸市场还严重,争吵声不绝于耳。还好,这时过来一个年轻的男大夫给大家解了围:“大家听我说,让我来给她找好不好。”“对!对!让大夫给她找!”人群里有人附合着说。男大夫然后回头问那妇女叫什么名字,找到后拿了出来;他又开始问:“谁还要找病历,不看病的先报上名来。”于是有一两个人把病历拿出来,走了。

老田看看现场,患者加上病人家属足有五六十人之多。那场面叫一个混乱。一个著名的省级医院,患者从全省各地慕名而来看病,竟然没有一个秩序。人群里已经有人骂娘了。有的在指责医院,有的在出主意。是啊,本来来的都是患者,心情就不爽,这么一乱,心里还不更乱?!

于是在人群里就有人指责医院管理不到位,老田心里也这么认为,弄个排号机不就省事了吗?大家都不用挤,按顺序来就行。那两个年轻的大夫看着大家,也不敢知声。幸好他们没有反驳,在那种情况下,患者不满情绪膨胀,这时的人群就像是一堆太阳下爆晒的干柴,一个小火星就能引起熊熊烈火,一句话不慎就可能引发群体性的医患事件。

这时一个年轻的小伙子提议:“这么乱怎么看?按电脑里的挂号顺序看不就行了吗?”年轻的女护士觉得有道理,起身到屋里查顺序号去了。这样一来,又有人不愿意了。首先出来反对的是一个中年妇女:“那不行!我在这里看病都两个月了,都是按病历顺序看病,到你这里就给改规矩了!要改也等以后改!”

护士没办法,还是按老办法,按病历的先后顺序写病历。一开始,年轻女护士趴在桌子上写,可是后面的人挤的满满的,她感觉不舒服,也不放心,怕有人在背后伤害她,看病的人也靠不到跟前来。他让大家别站在她身后,可是一波人走了,后面不知情的人又围了上来。于是她不得不转移阵地――把自己坐的凳子搬到了一边,拿着病历过去,在凳子上写病历,喊到谁谁过去,而她自己呢,则蹲在地上。就是这样,人群很快又在她身边围了一个包围圈。这边的桌子上放着病历,很自然的也有排在上面的人自觉地当起了病历监护人。有新病历放进来,她就给他放在最下面;护士看完一个,她就给发一个。

这时人群里又有人发话了:“不能光写预约的啊,得写一个预约的,写一个普通号的才行啊!”于是人群里有人附合着“是啊,是啊!”。那个年轻的男大夫于是接过了话说:“我来写普通号病历。”还好,随着两位大夫的写病历工作进入正常,周围的人群逐渐安静下来。

光蹲着写也不是个事啊,时间长了,腿也是受不了的。后来那个年轻的女大夫,又把凳子挪到了窗户边上,背靠墙,坐在连椅上写病历。虽说弯着腰,也不是很舒服,但毕竟好多了,背后没有人,心里也安全了。而刚才那个病历的维护者,也把所有的预约病历整体搬了过来,坐在了大夫身边,把病历拿在手里,继续维持着顺序。有个女生模样的人拿了个病历过来,要求插个空,把病历放进去,说是和旁边的那个女生一块来的,刚才不知道情况,放在普通挂号病历里去了。和她同行的女孩也一个劲地点头。拿病历的女孩连连摇头:“不行,大家都在这里排队呢!不能搞特殊!”无奈那女孩只好把自己的病历放在最下面。

很幸运,从开始写病历,到排到老田媳妇,用了不到半小时,这回又是预约号起了作用。因为预约的毕竟人要少些。写完病历,老田媳妇赶紧进了诊室。一看里面也被患者和家属围的满满的。看病的专家在最里面,面对患者和门口,后面是墙壁,也许是看多了医疗纠纷事件,为保护自己才选了这么一个安全的位置吧。看那专家倒也心平气和,没一点浮躁之气。在她的对面和右边还有两位年轻的大夫:一个为她接病历,审核挂号单,看是不是专家号,排好等待顺序,然后到点叫人;右边的那个年轻大夫则在电脑上按照专家的方子为患者开药,刷卡。看到这些,老田心里想,这么大的一个医院,管理真是有些落后,哪有看病的时候,屋里挤满了人的。老田也去过别的医院,有的医院实行和银行式的排号制度,进门拿号,按号等候看病。这样大家都不用着急,叫着自己就过去,不到自己就在一边坐等。等看病的时候,只允许患者和一个家属进去,或者只叫患者进去,然后关上门。这样在看病的时候,也好保护患者的隐私。可是看看眼前的这景象,一人看病,大家都在围观,需要检查身体的时候,也要在众目睽睽之下,掀开自己的衣服让大夫看。

从来到医院到轮到老田媳妇看病,已经两个小时了。等老田媳妇看病的时候,前后也就五六分钟,询问,检查,开药。一会儿功夫。老田看到媳妇从诊室里出来了,赶紧迎上去,问看的怎么情况。老田媳妇说,专家说她的这种情况还比较顽固,一般情况下,吃完这位大夫开的药半个月就会好的。所以这次她又给加了些药,换了几种药吃了再试试。老田说那就好那就好。

中国哪家癫痫医院好
女人癫痫病的病因
治癫痫贵州那家好

友情链接:

未形之患网 | 强制聊天 | 工银精选 | 扬州住宿团购 | 拳皇比赛小孩 | 美科星路由器 | 韩庚饺子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