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第一次没有见红 >> 正文

【笔尖】全都是爱(小说)

日期:2022-4-16(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你好:

又给你写下了这封本不该写的信,自从上次那次特殊的见面后,我的脑海里就一直定格着你闪亮的眼睛里充满着怜惜的那一幕。为什么会这样?来到这个特殊的环境也有一段时间,可我心中能使我感到点点的温暖,能让我不再那样的彷徨、害怕的,也仅仅唯剩我脑海里的这一点点的回忆。这也是来到这里后,我唯一发现能让我知道人性尚存的一幕。为了我以前的男朋友,亲人冷漠,朋友远离,社会唾弃,最为锥心的是最后,由他一手把我送到这里。我好恨,恨我自己……

唯一,让我还感觉到点点温暖的,就是你。如果没有你,我想我的结局肯定比现在悲剧。一句从未出口的“谢谢你”。真的。现在,我记不起你的样子,可我永远记得,那天,你眼睛里盈溢着怜惜,还有深深的忧郁。我知道怜惜是对我而生,可忧郁却是因你自己。希望你过的开心点,好点。我不知你是干什么的,可我看得出,你最可贵的地方就是你并没有真的丧失一个人的情感,只是沉潜了而已,这和里面的别人不同。真的希望能和你做个朋友,因为你是我到现在为止唯一发现还带闪光点的一个。

也许你会认为我是在游戏,在打发无聊的时间。你错了。我是真心想交你这个朋友。哦,我打架了,被调到这里。虽然要从新认识新朋友,这里可以看到你。我还是很高兴,还要告诉你,我是第一次来这个地方,手语还不是很熟练,我会尽快学会,到时候就可以直接交谈而不要每发一次纸条就得给一包烟了。呵呵我会很快的……

男孩轻轻的合上信,脑海里同时闪出几个字:又一个花样女孩……哎……

这些年,这样的环境,他接触的见到的太多太多,他知道一个人碰上毒品,那将意味着什么……

命运就是这样的难以驾驭。就像女孩,年轻的就像刚抽苗的油菜花。只因想找个男朋友以昭示自己的长大,需肩负的却是自己凄惶的青春,亲人、朋友及社会、人伦纲常之余的压力,还有人生价值观颠覆的适应及回归社会重新对人生观的修正和价值观的重塑之程。以后稍有欠缺,等待她的很可能又将是一个电闪雷鸣、风雨交加的切肤锥心般的人生……

一个人初到这的恐慌,对未来的迷茫,最后慢慢变成麻木。这又是一个让自己怎样凄凉、心碎的转变之程啊……

数月前的画面,一幕幕的展开,嘴边轻轻地涌出一句话:天若怜,请赐我于风暴,与她一世安稳……遇见了她对男女犯人见面,是每个看守所管理非常严格的。因为县城出了件大案,公交车爆炸案。男提审室就成了专案组的专门提审室。因为女犯人少,基本上也就十天半个月送来一两个。剩下的一间女提审室就只好暂时男女共用了。谁也没想到,一件影响极其恶劣的公共危害案件,却成全了男孩与女孩的相遇。故事也就这样突然的展开……

上午刚过九点半,走廊那边值班的就在喊;南栋302邓浩天提复审。接着外面当民管的犯人就拿着一大串钥匙走向民管是男孩的老乡,俩人在社会上就有过交道,所以男孩送来后作为一个民管员还是很照顾他的。虽帮不了什么大忙。可是一个半自由的人比他们24小时呆在号子里的人还是方便很多,比如购物、或是带什么口信给别的号子的朋友啦什么的,虽什么事都会要打湿一点点。反正只要他们不出看守所的大门,基本上没人管的。能够当民管的当然是有关系或是有钱的人。这里面是很现实的,干部一样,关在这里的犯人也一样。如果想过得好点,要不就人熟,要不就是狠角,要不就有钱。人熟当然是最好。

关系户在里面是没人敢动的。里面虽是一个独立的小世界。他们还是怕传出去,怕有人说这里面什么什么的。第二就是一些有狠角的人,他们立得住,该说的不用你说,该做的就可以去做。眼睛一红什么也不管,就是干部也该干的时候就干,哪怕过后塌他妈的半边天。

一条潜规则,一些有钱的经济犯一般都是被送到一些有狠的,难以管理的犯人号子去,一般只有狠角的人,干部都没办法。为了场所的安定他会把一些有钱人吊到他号子里。这样就号子里都有钱用,当然也就不会有闹事的现象。干部也就轻松很多了。

男孩终于穿着黄色的衣服,背上印着“提审”二字,慢慢走向提审室……“邓浩天,我是检察院的,我现在问你,你对在公安局的问话笔录有什么不同意见吗?”一个女检察官问到。

“哎呀,你们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咯,老子受得起咯。”

“邓浩天,你有什么要对我们说的吗?我看了你的材料,如果这样我们应该可以以故意伤害罪对你提起公诉啊。”

“无所谓啦,你们想怎样就怎样啦,也不要问了,你们照着我公安局的口供抄一遍就是,等下我签字。”

那个女检查官看了看身边的同事,在得到同事的点头后,女检察官笑了笑说:

“好,到底是老江湖了,这样大家都省事。”

接下来,就只有一只水晶笔和材料纸摩擦的沙沙声。男孩坐在椅子上闭着眼,脚稍稍的用力向后蹬了蹬,椅子靠到了墙角,轻轻的吐了口气,然后就像睡着了样的安详。当然那修长的指尖夹着一只燃着的香烟。袅袅的青烟就一缕缕的飘向天花板,又毫无目地的转几下,之后就越来越淡。突然一个尖利的女声从隔壁桌传来:

“你们这算什么啊,不是说好我认了就算了啊。骗我是吧?”

“这个不是我说了算的,怎么处理要看检察院怎么公诉你,还有就是法院怎么判,我们只是调查事情,清楚了就送上去。”

“哦,我知道了,你在公安局说的都是骗我的是吧,你知道你是什么人?你是公安啊,怎么可以这样啊?”

女孩的声音越来越大,情绪也越来越激动。男孩轻轻的睁开眼睛,瞟了她一眼,淡淡地笑了笑。哎,又是一个可怜的菜鸟,男孩想。

这么些年来,经常出入这特殊残酷的环境,类似的情况见得太多。有些公安为了省事,会把一些事情在你无意识的时候让你给担了,特别是这种年纪不大的菜鸟。一些细节方面根本就不懂,怎么斗得过经验老到的公安们啊?材料在他们手上,他们一看就知道只要改那几个字,就可以批捕,那几个字不行,他们一目了然。

在他们的争吵中,男孩明白了个大概,女孩的男朋友是个毒枭,抓捕的时候跑了。可在女孩的包里收出了毒品。他们的争执焦点就是女孩知道她男朋友放东西在她包里不?在公安局也许是有人误导女孩承认了,到看守所后可能号子里有前辈教了她,所以她是死活不认了……“你们都不能相信,我还能相信谁啊,死了算了。”

说完女孩突然站起来,对着墙角冲去。坐在墙角边上的男孩条件反射般的站起来,用自己的身体贴住墙角,女孩重重的砸到男孩的身上,然后摔到地下……也许是闹出的响动惊动了看守所的干部,一个副所长和两个干部来了,看到情况当即吩咐干部带女孩去医务室,并严肃的对着几个办案公安说:

“你们怎么搞的?提个复审还要出个事啊,你们先不要走,如果她有什么事的话,那我这拒收,由你们带走。”说完也向着医务室走去。留下一脸尴尬的几个公安……“签字吧,邓浩天,可以了。”女检察官旁边的那个男同事边说边拿出烟给男孩发了一支。

男孩的眼睛并没看上剃过来的那只烟,而是看看他那只手中的烟盒子。那男的笑了笑,随手就把一包烟丢向男孩。

“签吧,拿来。”

刷刷,刷,一行漂亮工整的行书:以上记录我已看过,和我讲的一样。

然后一个漂亮的个性签名。

走出提审室的时候,男孩用手揉了揉后背,就是与墙角接触的地方,邹了邹眉头,脑海浮现出女孩走的时候,看向他那带着幽怨、责怪的目光……又一次,男孩的脸上露出淡淡的笑容,不过这次是苦笑……小孩号子里的人行尸走肉般过着千篇一律的日子。小飞看书,老李和白翁下棋,剩下的几个还是窝在一起打牌。几天一晃而过。男孩背上的伤已渐渐康复,心中对女孩的记忆也随着身上的伤痛减轻而慢慢的淡忘。一切又回到了从前。上午购物后,男孩像往常样衣服里夹着两条极品芙蓉王烟找干部谈心去了。

吃饭的时候,男孩的老乡在号子门口叫住男孩:“有你的鸟儿(就是信),是从四楼来的”。女号子男孩接过一看,一个叫云的女孩飞下来的。接过一看男孩笑笑:

“是女孩飞下来的。”打开一看,男孩笑了一笑了。

“她说那天的事不好意思,她知道把我撞伤了,但并不感激我”

男孩摸了摸还隐隐作痛的后背,苦笑了下。把信随手丢到一边。满号子的人一窝蜂的扑上去抢起来。争先恐后的叠在一堆,笑着闹着。

一个才十六七岁的小孩笑着对男孩说:“哥,这就是你用伤痛换来的结果啊?可别人并不领情哦。”

整个号子的人都跟着起哄哈哈的笑起来。男孩也淡淡的笑了笑,对着小孩说:“小朋友,过来陪我说会话。”

“好的,哥你想说什么?”小孩走到男孩的床铺边上轻轻的坐下来。

“你多大了啊?在外面是干什么的?怎么这么小就来坐牢啊?”男孩一边看书一边用眼睛瞟了小孩一眼。

“我过了年就十七岁了,坐牢是因为我十六岁生日那天,和家里吵了一架后就离家出走。坐了十四个小时的火车来到这个城市。可因为我走的时候没带身份证,所以找不到工作钱又发光了。最后一个山东的大哥收留了我。我每天就跟着他出去搞钱,他帮我看好目标,然后我就冲上去抢了就跑。当然,主要是女人,男人就不可以抢。有一次我抢了一个男人的链子,可被他追上了,打得我要死哦,呵呵。”

“你那个大哥呢?”

“他啊,就躲在一边人群里。他是大人了。如果他被抓就肯定回去坐牢,我年纪小点,有时候别人就会放了我的。最多挨顿打就没事了。”

“这是你那个老大告诉你的吧?”男孩皱了皱眉头问道。

“你怎么知道啊?哥。难道你认识他?”小孩一脸迷惑。

“畜生,我才不会认识那样的人哦。还有告诉你,以后在这里面不要说这些事,对你有好处的懂吗?”

“哦,那你不要我说我就不说了就是。”小孩低着头回答。

男孩拿起手上的书往小孩头上一拍:“你傻逼啊你!不说是为你自己好啊。猪头。”

小孩抬头看了看男孩,他突然发现男孩那双死气沉沉的眼睛和平时有了点什么不同。

本来事情也就这样一笑而过时,可是几天后,又一封鸟儿(信)飞下来了,不用说还是那个女孩。

就是连男孩自己都没想到,N次从这里进出,早就学会感情深埋心底。处什么事都波澜不惊的他,会因下面发生的一件事,改变了自己一直认定的观念,更想不到,他的一个念头,还会给另外的人带来如此深远的影响,甚至是重硕了别人的人生。一个,两个,也许更多的人。

“哎,小孩子游戏”。从老乡手上接过信,就只说了这一句,连看都没看就往铺上一仍。看他的书去了号子的那个最小的小孩捡起那封信读了起来:

“你不要太高傲,楼下的朋友。一个女生写信给你,竟然不回,算什么男人啊……”男孩停下手中的书,瞟了一眼那个手中的信,微微的邹了下眉头,又慢慢的舒展开来。继续他的书里游去了。“其实我懂你,就像我了解我自己样。你不用把自己扮的那么冷漠,这里没人会伤害你,没有人会刺痛你的。告诉你吧,从我出医务室的时候我就看懂了你,不管你有多麽会伪装我都知道你是一个怎么样的人。眼睛是心灵的窗户,我透过你的窗,见过你心灵滋生的怜惜……”

“够了,我操你XX啊”男孩大吼一声从过去一把将信抢过来,一脚把小孩踹到角落了了。几把把没读完的信撕个粉碎,往天上丢去。碎碎的信纸像落叶飘零在瑟瑟的秋风中,散落在整个号子。每个人都讷讷的,不敢发出一丁点声音。进过几次这的人都认识他,连干部都是看到他一来,就帮他准备一个好点的号子让他管理《有钱人多点》。只要他不闹,不打架就OK……“你以后都不要提了,无聊的很哦”男孩冷的彻骨的对老乡丢了一句,说完就回到自己的铺上。老乡摸了摸脑袋边走边自言自语:“碰达鬼哦,怎么这么大的火气?”

男孩的心再也无法平静下来。在这特殊的环境里,合理的不合理的,应该的不应该的差不多都见到过或经历过。这个残酷的环境中,每天都要将上映多少尔虞我诈啊。为了一点蝇头小利就大打出手,搞得头破血流的比比皆是。“弱肉强食,适者生存”就是这里面的生存法则。所以导致男孩对人性的善恶也比较看得透彻与对人及整个社会的失望。也正是如此,男孩才会一次又一次的与这个社会那么的格格不入。这些年,这么多年作为一个屡次进出这四方重门深锁大院之人,对打发无聊时间的男女之间的鸟儿(信),早已提不起兴趣。凭一面之缘或仅仅是知道一个名字就情啊爱啊的信笺满天空飘的无聊游戏,烦得很。他眼中,女孩,也只是为了一点香烟槟榔方便面或是打发时间众多女孩中的一个。可就当女孩的信被人读出来时,男孩突然好怕。一直以冷漠而闻名看守所的他,好像突然让人扒个精光,一直隐藏在内心的一些情感,差点就被爆光于天下的感觉。就像心中最后的保护地被人无情的侵入,让他无比的恐慌。他那一脚制止小孩读信的继续,好像也制止了想侵入他内心的陌生情感。书,再也看不进去了。男孩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想把心中的不安和浮躁一起吐出。可一向有用的方法这次却失灵了,不安与烦躁并没有消失,脑子里还多出了一个模糊的影子。一种强烈的被入侵感再次涌上心头……突然,男孩的声音再次响起:号子里钱不多了,大家晚上打电话回家,要家里寄钱来……”(号子里一切均由组长支配)。

甘肃癫痫病公立医院
广西癫痫病医院
吃丙戊酸钠的坏处

友情链接:

未形之患网 | 强制聊天 | 工银精选 | 扬州住宿团购 | 拳皇比赛小孩 | 美科星路由器 | 韩庚饺子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