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款雪铁龙 >> 正文

【流年】爱,已不在原地(味道征文·小说)

日期:2022-4-28(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高考成绩出来之后,真是几家欢喜几家愁,若说考得好,大家一起分享,也是美事一桩。但如果考得不好,却要被大家追问,无疑是硬生生地将伤口一次又一次撕开,鲜血淋淋的,让痛苦无以复加。

徐爱梅就是如此,她今年已经七十岁了,唯一的外甥宋佳航今年高考失利,全家人都把冒头指向了她,让她百口莫辩。宋佳航自打从高考考场出来,就一直将自己闷到书房里,不眠不休地玩了三天游戏之后,睡了整整一天。然后又拿出复习时都不怎么看的课本翻看了一宿,任徐爱梅端着各色的小吃进去问了好几次,他都像木头一样,理也不理。唉声叹气的徐爱梅知道,宋佳航肯定考得不好,他正在自己给自己缓解心里浮腾起的茫然和无助。而最让她伤心的是,他对自己的置之不理,无疑是对自己这么多年来付出的一种无声的谴责。

难道自己做错了吗?难道这样对他,不是最好吗?

女儿辛若兰在宋佳航高考前一天,很难得地打电话回来。宋佳航,沉默不语地听了几句,就将电话挂断了。徐爱梅对女儿也是爱搭不理的,既然她十年前选择为了自己爱情,放弃自己的儿子,而远走他乡,辛若兰在母亲的心里就仿佛死了一般。徐爱梅抱着姑爷宋志远的大腿,向他磕头,乞怜,发誓,才终于讨要来宋佳航的抚养权。

宋志远和辛若兰并没有办离婚,在辛若兰离家出走之后,宋志远选择去了他所就职的石油公司中最偏远的分部,十年都未曾回来。他比辛若兰有良心,会定期给宋佳航打电话,还会给徐爱梅汇款。逢年过节,还会对徐爱梅说,妈,您辛苦了。每次都弄得徐爱梅看着坐在书桌前学习的宋佳航泪水连连,原本是一个多么幸福的家呀,就因为辛若兰的执拗,让一切都变了模样。

辛若兰高考前的那个电话一点好作用都没有起,原本还斗志昂扬的宋佳航很快陷入一种沉默。这让徐爱梅很懊恼。她试图去缓解,但宋佳航就是不理她。别人家高考之前,都是父母陪伴,一家人嘘寒问暖,但这个家里,只有老两口忙前忙后,原本宋佳航还挺开心,结果未想到突然而至的电话打乱了一切。继之打乱的还有宋佳航原本就脆弱的信心,每考一科回来,他都垂头丧气的。而徐爱梅都是如履薄冰,想问,却不敢,想说什么,却找不到适合的语言。

终于,熬到了高考成绩出来,刚刚过四百的分数,距离三本的分数线都有十几分的距离,更不要说之前他们一起设想的二本,甚至可能会变成惊喜降临的一本。

离家十年的辛若兰仿若天降一般出现在徐爱梅的面前,十年的时间仿佛在她身上停滞了,她亦如十年前离开时一样。身材窈窕,容光焕发,涂脂抹粉,穿金戴银,一身粉色连衣裙,脚踩十公分的高跟鞋的她,一进门,没有对母亲说一句的问候,而是径直来到书房,拉过正在玩游戏的宋佳航,就扇过去一个大嘴巴!

宋佳航被打蒙了,他定睛一看,原来是自己的母亲。他双眼像冒血一般,恶狠狠地盯着辛若兰,手举起来,但被赶过来的徐爱梅紧紧地抓住。徐爱梅一脚将辛若兰踹到一边,嘴里念叨着:你回来干嘛,回来干嘛,滚,滚,滚……说到最后,她已经难以遏制自己心中的伤痛,声音似有如无,她抱着宋佳航,无力地哭。

可即便如此却没有获得辛若兰一点点的疼惜,她瘫坐在地上,嚎啕大哭:哎呦,我的命呀,我当时说带走孩子,你拼命地拦着,现在你可是把孩子给我照顾好呀,你看看,这孩子不是被你毁了吗?哎呦,人家的娘都是向着孩子,就是跟我犯相呀!在女儿的哭声中,憋屈至极的徐爱梅使劲地抱着宋佳航,以至于宋佳航连呼,姥姥,姥姥,姥……姥姥!

在宋佳航的惊呼声中,徐爱梅一点知觉都没有地顺着宋佳航的身体,滑向地面,继之,一动不动。

见此,脸像一个被混合的调色板一般的辛若兰,瞬时停止哭泣,她吃惊地捂住嘴巴。而宋佳航,则跪在徐爱梅的身边,大声地哭喊,两个人都不知道拨打120急救。而让宝贵的抢救时间一分一秒地错过去。

徐爱梅在一天之后醒来时,她发现自己躺到病床上,四周都是白色的世界,她的手臂被打上石膏。她想说话,却发现自己发出一点点的声音的力气都没有。

妈,妈,顺着声音看过去,徐爱梅看到了辛若兰。她疲惫地闭上了眼睛。都说女儿是父母的贴心小棉袄,可自己却怎么遇到了这样的呢?

胳膊传来一种麻痛,她最后的记忆还停留在看到辛若兰打宋佳航的一幕,她又强撑着撩开眼皮试图寻找宋佳航,却一无所获。她太累了,这十年来,从未有机会这样休息一下,算了,还是好好休息吧!为了宋佳航,她已经拼尽了全力,亦如她最初是那般阻止自己的女儿。

半梦半醒中,时光仿佛倒退了十年,又回到那个下午。那时徐爱梅只有六十岁,已经退休五年的她,以接送宋佳航为乐趣。会做饭的老伴天天负责后勤,两个人分工明确,合作愉快。女儿辛若兰做了一家户外用品专卖,天天忙生意,姑爷宋志远在石油公司上班,工作很很不稳定,有时,天天在这个城市,有时则一走就是数月。

宋佳航中午回来说要买一本书,于是记下书名的徐爱梅提前出发,准备去新华书店购买。为了这唯一的外甥,她真是全心全意。去新华书店的路上,正好路过辛若兰的店面,想着女儿也辛苦,一直起早贪黑地忙,于是就准备去看看女儿,她还买了她最喜欢吃的提子。

可停下自行车,拎着提子来到店铺门口,却意外地发现大门紧锁,咦,这是怎么回事,没听她说要去上货呀,之前上货,不都是傍晚走,清晨回来吗?看看手表,还有一点时间,于是就将提子托付给相邻的店主,顺带问对方是否看到女儿。可对方却吞吞吐吐的,欲言又止,这让徐爱梅很纳闷,她追问了一句,她经常关门吗?对方依然很奇怪地笑,却就是什么都不说。

想着还要买书,徐爱梅道谢出来。却在推着自行车想离开时,看到了正在回来的辛若兰。此刻辛若兰穿着吊带背心,超短裤,她白皙的皮肤被最大化地展露出来。长长的头发被束起来,再加上精致的妆容,一点都不像已经有一个九岁男孩的母亲。

她并没有看到自己的母亲,而是一脸甜蜜地被一个看上去比她小好几岁的大男孩搂着,两个人丝毫不顾及地卿卿我我。让徐爱梅真是老脸没处搁。她想冲上去质问女儿,但想到很多人隔窗相望,她扭着胖胖的身体,快速地登上自行车,头也不回地骑走了。

她忘记买宋佳航叮嘱了好几次的书,被宋佳航埋怨了一路。她怕被宋佳航看到母亲那般模样,而拒绝陪宋佳航去买,任由宋佳航不解地哭了一路。

第二天。第三天。第四天。徐爱梅换了好几身衣服去躲在辛若兰的店铺旁观察,每天下午她都会关上店铺,与那个大男孩一起离开。习惯性地径直走向街道拐角处的单元楼,像夫妻一样腻着上楼,丝毫不避讳任何人的眼神。

徐爱梅还看到相邻店铺的店主已经习以为常,他们会坐在玻璃门里面,嗑着瓜子,看着辛若兰走过,笑着的嘴巴不知道在说些什么。这对于徐爱梅来说,都是锥心的疼。

应该怎么办?到底要怎么办?她不停地追问自己,但却没有人回答。

辛若兰丝毫没有注意到母亲的盯梢,她一如既往。甚至在宋志远回来的期间,也没有一丝收敛。这让徐爱梅更是心焦,女儿的出轨让她在姑爷面前抬不起头,但她又必须同时面对一无所知的姑爷、装模作样的女儿,还有懵懂无知的外甥。她真是强装笑颜,身心俱疲。

看着活泼可爱的宋佳航,她自私地想,孩子还这么小,自己忍了吧,只要孩子有父有母,其他的就不管了。她不再去跟随,盯梢,都是回归到最初接送的简单生活。她以为这样,事情就会被掩盖,一切都会回复正常。她以为自己像老母鸡一样张开自己的羽翼,起码可以保护这个年幼的孩子。但一切再次走出她的设想,并且,所发生的她最不想看到的一幕。

那日接宋佳航回家,突然下起了雷阵雨。徐爱梅带着宋佳航在路边的屋檐下避雨。狂风暴雨席卷而来,迎风的屋檐很快成为雨柱横扫的区域。徐爱梅用自己的身体将宋佳航挡在内侧,任雨滴打在自己的后背上。但她丝毫不躲避,也不在意,而是温言细语地安抚着宋佳航。

宋佳航却不懂害怕,喜欢玩水的他,伸出自己的小手,去接雨水,还向姥姥形容路上的一切:汽车快速通过,飞溅起的水,像浪花一样涌到路边;有一些人的雨伞被吹翻了,甚至吹到了马路中间……积水一瞬间就漫过了人行道,已经快到他们躲雨的屋檐下的台阶旁。他将自己的小脚探出来,试图玩水。

徐爱梅搂住宋佳航,她也知道宋佳航喜欢玩水,但她就是担心他淋雨,担心他感冒。

姥姥,你看,你看……

徐爱梅扭着身子回头看。

妈妈……

她一把抹掉脸上的雨滴,眯着原本近视现在花掉的眼睛,看到了她最不想看到的一幕:辛若兰和那个大男孩,相依着在同一把伞下,他们此刻仿佛被什么感染,竟然拥吻在一起。就在倾盆的雨中,着装亮丽的他们,仿佛一道“风景线”。

看到这一幕,徐爱梅惊呆了,她第一意识是捂住宋佳航的眼睛,第二意识是:使劲地抱住宋佳航。并在他耳边反复絮叨着:不是妈妈,不是妈妈。而她的余光中,她清晰地看到,辛若兰那身绣着牡丹大花的连衣裙,这是她买回来后,向自己展示过的。此刻风吹过,将淋湿的裙摆,扯开,大大的牡丹花,血一样红。徐爱梅恨不得他们现在就立马消失,即便被车撞到,她也没有一丝的疼惜。

更让徐爱梅难以面对的一个身影出现了。宋志远。徐爱梅看到宋志远站在马路对面的路边,这时,前方正是红绿灯,他在等待。而他也已经被这一幕惊呆了,他怔怔地看着自己的妻子,还看到了正在躲雨的徐爱梅还有宋佳航。

暴雨倾盆而至,瞬时结束。大概只有短短的十五分钟。

但这雨却在徐爱梅的家中继续无休止地下。

宋佳航被外公带着宋佳航在书房写作业,而辛若兰和宋志远在他们的房间密谈。手足无措的徐爱梅在客厅一直转圈,她不知道会发生什么,她被雨淋湿的衣服一直黏在她的身上,虽然老伴提醒了很多次,她都不愿意去换。心雨倾盆,还顾得上自己吗?

很快,宋志远关门而去。一直对徐爱梅尊敬有加的他,居然没有跟她打招呼。徐爱梅追过去,却没有力气打开紧闭的房门。她转身来到女儿房间。女儿正在换衣服,她不以为然地看着母亲,仿佛所发生的一切都与自己无关。

她也没有注意到依然没有换掉湿衣服的母亲,而徐爱梅则顾不上所谓的面子,直接问,你们怎么说?

辛若兰淡淡地一笑,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过。徐爱梅松了一口气,还好,别遮掩过去了。

妈,我选择离开。我要为了自己而活。

辛若兰的一句话,击碎了徐爱梅的美梦,不,不行,你还有孩子,怎么能如此自私。

我不管,我受够了,他天天不在家,这守活寡的日子跟死了没有区别,我要活,我要开心,我要幸福。

不行,不,你还有孩子,你是妈妈。

妈妈,没有他,我一样当妈妈,孩子我带走,凭我自己一样给他好日子。说着,辛若兰已经褪去全部衣衫,赤裸的她,凸凹有致,挺拔的双乳上,点点印记,让徐爱兰不忍直视。这是自己哺育长大的女儿呀,是自己用生命爱着的女儿呀!今天竟然如此,看她却没有一点力气去挽回,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女儿,洒脱地放弃一切,携手所爱,共赴她追求的世外桃源。徐爱梅拼死留住了宋佳航,辛若兰见此仿佛放下了什么,甚至连离婚都没有来得及办。

看到人走巢空的家,宋志远长叹一声,意欲带着宋佳航离开。看着自己一手带大的外甥,徐爱梅抛开一切自尊,她跪求,乞怜。她发誓要代替女儿赎罪。

宋志远原本就是一个很暖心的男子,虽然历经多年的戈壁风雨,但他依然柔情如初。想到如果带走孩子,孩子也只能跟着自己受苦,无可奈何下,他选择对自己的家人隐瞒,留下宋佳航,将自己放逐。

短短几天,父母先后离开了宋佳航。宋佳航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他以为母亲第二天就会回归,亦如她之前经常去上货一样,他以为时间转过一个季节,父亲就会回来,带给他用手工做的工艺品,向他展示那一方水土优美的曲线。

但两个人谁都没有回来,父母自此消失了。在他真正意识到时,他已经无力再问,他只是看到更加辛苦奔劳的姥姥,对他更加耐心细致地呵护。

徐爱梅不止一次从噩梦中醒来,她梦到女儿被虐待,被打得遍体鳞伤,但她却不能为她遮挡一点。梦醒之后,她甚至,是女儿用无形的鞭子,将她打得体无完肤。但为了这个可怜的孩子,她必须坚强。

可岁月不饶人,她毕竟是一个年过六旬的老人。虽然身体素质尚好,能负责接送宋佳航,但她习惯性的唠叨却是无法更改。尤其想到他的父母都被不在身边,她就会加倍的唠叨,从清晨起床穿衣就开始,晓航你穿这个,搭配这个;你是吃面包还是蛋糕,还是让你姥爷帮你买煎饼果子呀!越这样,宋佳航越不听话,都准备好了,他非要吃馅饼。徐爱梅二话不说小跑着去买,可回来后他可能已经吃完了蛋糕。

一天的四次接送的路上,徐爱梅对宋佳航也是一一满足,只要他说要,即便家里有,即便真的没有必要,她都帮他悉数买回来。她就唯恐会让这个孩子受委屈。可她就是没有想到这样以来,对宋佳航是否有更大的伤害。

安徽癫痫中医医院
甘肃治癫痫的正规医院
小儿癫痫吃药得吃多长时间

友情链接:

未形之患网 | 强制聊天 | 工银精选 | 扬州住宿团购 | 拳皇比赛小孩 | 美科星路由器 | 韩庚饺子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