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强制聊天 >> 正文

『逝水流年-小说』七日

日期:2022-4-15(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一)见你

暮色笼罩的城市。

夕阳,一抹残红,将天边的云朵晕染得破碎支离,而这破碎支离又轻薄的宛若被谁无情撕扯开来的彩色纱衣,心碎地飘摇着,柔柔,缓缓,低低,压抑了喧嚣都市华灯初上的悸动,徒留下延绵不尽的寂寞和惆怅,黯然了落地窗前眺望远方的一双眼睛。

被伤感黯然了眼睛的男人,叫,姜楠。

他颓然转身,坐于桌前,一如既往地打开了自己电脑里的邮箱,点开了那个标记着“依依”的最新邮件,随即,几行文字跃入了他的眼帘:

哥哥,我要结婚了,恭喜我吧!

哥哥,你想送我什么结婚礼物——对于我来说,最好的结婚礼物就是在我结婚前与你见上一面!

哥哥,我是一个凡事追求完美的女孩儿,你必须送给我这个最好的结婚礼物!

哥哥,明天我就去你的城市见你,请准备好迎接我!

还有,最最重要的事情,请履行你曾对我许下的承诺,见面后,给我七天的幸福!!!

透过文字,他仿佛看到她那张执着而可爱的小脸上,不见了往日的多愁善感,取而代之的是按捺不住的喜悦和霸道。

姜楠无奈地轻叹了一口气,这个名叫依依的女子,是他在网上偶遇的一个失恋的女孩儿,只因他一年来每天几句淡淡的安慰,便要一路千山万水地赶过来,向他索要一份最好的结婚礼物,简直有些不可理喻。

不过,姜楠的心底也应该期许送给她这个结婚礼物吧,因为在不觉间,他的脸上竟浮现出了微微的笑意。

(二)七日

【第一日】

沉静的午后,当忙碌了一上午的姜楠靠在办公室的椅子上打盹时,他的手机响起,有些模糊的他摸起手机,按下接听键,习惯性地问了一声好。

电话那头是银铃般的笑声,“呵呵,哥哥,是我,为什么还不出来迎接我,我就在你公司的后门呢!”

姜楠一怔,随即他想起了昨日电脑里的那封电子邮件,是依依,她真的一路风尘地来到了姜楠的城市!姜楠猛地从座位上站起,困意全无,他一边冲手机那头语无伦次地叮嘱,“依依,你就呆在原地,不要乱走!”一边匆匆地冲出办公室,按下电梯,直奔公司的后门而去。

远远地,透过公司的玻璃门,姜楠看见了一个有几分瘦弱的女孩子,白色的短裙,长长的头发,拖着一只蓝色的行李箱,安静地站在那里,是依依,他们见过彼此的照片。

此时,依依也看见了他,她冲他使劲儿地挥了挥手,略显苍白的脸上浮现出了她特有的甜美笑容。

“哥哥,我在这里!”她兴奋而羞涩地喊道。

“依依,妹妹……”姜楠一时间竟不知道说什么才好,他上前一把夺过她的行李箱,却不敢去看身边人那张不惊艳却让他微微有些心动的脸。

依依是个苛求的女孩子,姜楠开车带着她几乎找遍了半个城市,她才选中了一家看上去有些破落的宾馆。

“这里,好在哪?!”姜楠闷声闷气地问道。

“哥哥,你忘了吗?”她依然甜甜地笑着,“你说过,我们见面会在美丽的林间小屋——在这喧嚣的城市里没有真正的林间木屋,但是这家宾馆的名字里却有一个‘林’字!”

姜楠无奈地苦笑了一下,他在网上无意中对她说过的话,她竟然记得这么清楚。

看到他的无奈,她的脸上却浮现出几分得意,“哥哥,我叫依依啊,所以你说过的话我会一一记得哦!”

“我就那么重要吗,难道?”姜楠没有把下面的话说出来,他想说:“你即将成为别人的新娘了,为什么要对一个网上认识的‘哥哥’如此牵肠挂肚?”

她长长的睫毛忽闪着,眼睛里有微微的晶亮,“哥哥,我是相信缘分的——你的网名是微雨江南,我的网名是杨柳依依,我们的名字合起来,取其谐音不就是‘忆江南’吗?”

“你不怕我是坏人吗?”姜楠微微地笑了。

“文字是一个人的灵魂,我相信你不是坏人。”她秀气的小脸上是无比的坚定。

此时,天色已黄昏,夕阳的余晖透过窗棂倾泻在站在窗前的依依身上,把她塑成一尊美丽的金色雕像。

姜楠静静地看着她,有几分痴了,他曾对她说过他最害怕见到夕阳,那种即将沉沦的凄婉简直让他无法呼吸,所以她总是在暮色时分给他发电子邮件,为的是让疲惫了一天的他放松心灵,不会因为见到夕阳而伤神。但是在这一刻,姜楠却发现了夕阳无与伦比的美丽,是夕阳本来就是如此之美,还是这个叫依依的女子赋予了夕阳如此的绝世之美?

他禁不住从座位上站起,走到她的身后,轻轻地拥住了她——她微微地颤抖了一下,没有抗拒,而是把她那略带冰凉的小手覆在了他温暖有力的大手上面。

他不会侵犯她,但他说过他会抱着她,给她温暖,而她亦说过,她要牵着他的手,陪他一起看夕阳。

“哥哥,我们永远不说再见,好吗?”她的话语轻柔,似乎是在说给他听,更似乎是在说给她自己听。

【第二日】

他放下公司所有繁杂的事物,陪着她去吃这座城市颇有声誉的美食。

看得出,她的胃口并不好,甚至有几次她在喝水的时候还被水呛到,也许是旅途的劳累所致吧,但是她却在姜楠面前装出很享受的样子,似乎她活了二十多年,是第一次吃到这么美味的食物。

晚上,姜楠把她送回住所,她便一头栽倒在床上,嚷嚷道:“哥哥,今天真的是把我撑坏了,我不能送你了,请原谅!”说着,她还故意揉了揉自己的肚子,做一个很夸张很痛苦的表情。

看着她调皮的样子,姜楠禁不住笑出了声,他轻轻地拍了拍她的头,退出了她的房间。

这个依依,如果能留在自己身边,该会给自己带来多少欢笑呢——姜楠被自己这个突如其来的想法吓了一跳。

【第三日】

他陪她去看海。

站在那片浩瀚的蔚蓝面前,他以为她会像太多的女孩子那样兴奋地跳跃、呐喊、奔跑,但是她却在海浪涌到脚面的时候,紧紧地抱住了他的腰,把头深深地埋在了他的怀里。

“有什么好怕的,依依,你不是说要看海吗?”他轻轻地抚弄着她那飞扬的长发,疑惑地问道。

“哥哥——其实我真的好怕水,因为小时候游泳被水淹过——之所以在信里说想看海,是因为你喜欢大海——我想陪着你一起看大海!”海风中,她的话轻飘飘的,他的心却突然之间变得沉甸甸的。

【第四日】

经过多方打探,他终于知道这座城市有个度假村,里面建有许多真正的木屋,于是,他带她来到了这里。

虽然不是真正的世外桃源,但这里却也是草木葱茏,景色清幽,空气里更是弥漫着沁人心脾的花香。

当他牵着她的手,静静地坐在林中木屋里面时,他竟有些恍惚,好像这一天他在心里也是期盼了很久很久。

她从包里拿出一本书,递给他,“哥哥,这是我的文集,本来想最后一天送给你的,但是今天我们到了这里——你说过,你要在这里读我的文章,所以提前送给你!”

接过散发着纸墨清香的书本,他瞥见了这本文集的名字——《忆江南》,依依,姜楠。

“依依……”他一时语塞,在现实中他并不是一个善于表达自己内心情感的男人。

“你还说过让我在你身旁绣花!”说着,她又从包里拿出一块有各色花儿图案的布,还有几根针和几缕五彩的丝线,然后,在他愕然的注视下,她煞有其事地绣起花来——看着她专注的深情和笨拙的样子,姜楠有点想笑,但却笑不出,只好翻开她的那本文集去读她的文章。

“哎呀——”只听得她一声惊呼,姜楠忙扭头去看,只见她苍白纤细的手指上被针刺出了一个小小的血窟窿。

姜楠忙放下手中的书本,捧起她流血的手指,含在嘴里帮她止血。

“怎么这么不小心?”他轻轻责备道。

“其实……”她的头垂的低低的,满脸的愧疚,“其实我很笨,根本不会绣什么花,但是为了我们曾经的约定……”

“不要再说什么约定,约定,如果约定给你带来的只是伤害,那还有什么意义!”他突然之间愤怒起来,为他曾经说过的话而愤怒——其实,他已经很久很久没有愤怒过了,在这一刻,在这个叫依依的女孩儿面前,他抛弃了自己一贯的温文儒雅。

【第五日】

他带她去逛街,他想给她买一些漂亮的衣服和首饰作为一个哥哥送给妹妹的嫁妆。但是,在各色的衣服和首饰面前,她没有任何喜悦之情甚至不愿意做短暂的停留,这一点,又超出了他的想象。

她就那么黯然着,直到看到广场上那座美丽的喷泉时,她的神情才为之一振。

“哥哥,我们去那里那里,好不好?”她拉拽着他的手不由分说地来到了喷泉边。

“哥哥,我要到喷泉里面去!”她兴奋地说道。

“你不是怕水吗?”他关切地问道。

“哈哈,我唯独不怕喷泉的水,你没想到吧!”说着,她松开他的手,跳跃过哪些水眼,跑到了喷泉的中心。

在起起落落的水幕中,她的身影忽而模糊忽而清晰,让姜楠想起了那句诗——所谓伊人,在水一方。

“哥哥,你也来啊!”她喊道。

姜楠笑了,对于他这个年龄的男人来说,这已经是一件很疯狂的事情了,但是他还是毫不犹豫地冲进了喷泉里——一股水忽地飞起,弄湿了他的衣衫,而她则是在水柱打湿他的同时,跑过来,紧紧地抱住了他。

两个湿漉漉的人,很狼狈,但是他们却相视大笑起来。

“哥哥,电影里就是这样演的!”

“是吗,可是我很少看电影!”

“那以后,我们一起看很多很多的电影,好吗?”

“好啊,哈哈,我们又有了新的约定!”

【第六日】

她病了,因昨天着凉而感冒了。他要带她去医院看病,她却执意不肯。

她躺在宾馆的床上,盖着厚厚的棉被,并且不时用纸巾擦着鼻涕——他只好给她买了一大堆的感冒药,逼着她按时吃药并且喝下大量的热水。

“你这样,也不去医院看病,我怎么向你的那个他交代啊?”他打趣道。

“我才不去医院呢,就在这里让你陪着我——不让你上班,不让你离开!”她仰着烧得有些发红的小脸,倔强地说道。

“好的,我陪你!”姜楠应道,随即他关掉了手机——任满世界的人都疯狂地找他吧,他只想在这里,安静地陪一个叫依依的女子。

因为,明天,是他和她七日之约的最后一天。

【第七日】

看起来精神好了一些的她,终于向他提出了一个要求:“哥哥,你敢不敢向全世界宣布我是你的妹妹?”

“有什么不敢的?”他轻轻地牵着她的手,走出房间,“今天,我要证明给你看!”

遇到的第一个人,是宾馆里的一个小服务生,他对那个小姑娘说道:“这是我的妹妹,依依!”

小服务生愣了愣,随即她礼貌地说道:“是啊,先生,你们长得很像呢!”

待小服务生走开,她撅起小嘴嘟囔了一句:“她在说谎,我们怎么会像呢?”

他温和地笑了。

第二个遇到的人,是一个在街上闲逛的少年,梳着乱蓬蓬的头发,姜楠向他介绍道:“这是我的妹妹,依依!”

那个少年翻着白眼看了看姜楠,随即骂道:“神经病吧,你!”

虽然挨了骂,但是他和她还是轻轻地笑出了声。

接着,他向他们遇到的很多人都介绍了她,男人,女人,老人,孩子——不管这些人是怎样的反应怎样的表情,他只想看到她的脸上那阳光般明媚而满足的笑容。

后来,他遇见了一个很熟悉的朋友,犹豫了片刻,他还是上前介绍了依依。

朋友先是用怀疑的目光打量了她一眼,然后把姜楠拽到一边,询问道:“是真的吗,不是别的关系?”

“是真的!”他回答道,怎能不是真的呢,在她面前他的心中是满满的柔情和疼惜。

“那介绍给我做女朋友如何,我现在可是孤家寡人一个!”朋友神秘兮兮地说道,看得出他对依依很有好感。

“想都别想!”姜楠正色答道,不仅仅是因为她即将成为别人的新娘,更是因为他在向每个人介绍过她是他的妹妹之后,在他的心底他又悄悄地加上了一句话:“依依,也是我小小的爱人!”

入夜。

她不让他走,他知道她想把自己完完全全地交给他……可是,他不能,虽然他也是一个很俗气的男人,因为他知道他若是占有了她,不仅仅是对那个即将成为她丈夫的男人不公平,更是对她的不公平……姜楠,是一个别人眼中成功的男人,却更是一个被事业和家庭定格了的男人,他真的无法给她未来。

所以,这一夜,他只是轻轻地把她抱在怀里,嗅着她发间的清香,感受着她的柔弱,却不曾经侵犯她。

而姜楠怀中的她似乎也读懂了他的心思,她只是乖乖地任他抱着,跟他有一搭没一搭地说着话,像一只安静的没有任何奢望的猫咪。

姜楠告诉自己不要睡去,一定要陪着她到天亮,可是强烈的困意还是无情地袭击了他,让他在凌晨时分沉沉睡去……

(三)不说再见

翌日。姜楠醒来,空空的怀中似乎还有她的体温,可桌上的字条却印证了她的离去:哥哥,我还会给你写信的,谢谢你!

她坚持不说再见,一如在后来的日子里她坚持给他写信,依然是在黄昏时分发过来,虽然是很长时间才会有一封信。

她说她结婚了,幸福得不知天南地北,那个男人真的很爱很爱她,什么事情都依着她……

她说她怀孕了,每天妊娠反应得厉害,吃什么吐什么,但是她还是坚强地吃东西,不能亏了肚子里的宝宝……

她说她升职了,即使是挺着个大肚子,她也把工作干得风生水起,让别人羡慕嫉妒恨去吧……

她说她的他可勤快了,包揽了所有的家务不说,还每天晚上给她肚子里的宝宝讲故事……

她还说,她的宝宝出生了,有七斤多重,是个漂亮的男孩儿,长的很像他的爸爸……

癫痫病患者会受到哪些危害
重度癫痫有什么危害
郑州癫痫治疗正规医院

友情链接:

未形之患网 | 强制聊天 | 工银精选 | 扬州住宿团购 | 拳皇比赛小孩 | 美科星路由器 | 韩庚饺子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