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扬州住宿团购 >> 正文

【海蓝.小说】六月的骄阳

日期:2022-4-20(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一】热

午阳正当的六月,上帝更像是在这座人口密集的小城下了一团巨大的无冥火。街道两旁的树木无精打采的搭拉着脑袋,仿佛垂死的病人在痛苦的挣扎着;一些建筑物在刺眼的阳光下,灰头土脸的稍息在原地;一贯爱叽喳的麻雀也蔫了吧叽的躲藏在有阴凉的地方呼特儿呼特儿的喘着气;而这团火盛气凌人的气势更让人有着无比的浮躁与难耐。

吃完午饭的人们,习惯的开始打起瞌睡来,继而倒在床上呼呼的睡晌午觉了。调皮的孩子们玩儿着玩儿着也不知不觉的躺在父母的怀里睡去。

在骄阳平铺直射下,各条公路似利鬼张开着的眼睛白哗哗的亮着那无比可怕的光。大街上,人比平时少了很多,网吧门面前的树荫下小聚着三三两两光着脊梁、穿着短裤的老少爷们儿,还有打扮前卫又潮流一身透骚的小妮儿们,他们或蹲或站或坐在网吧门前的那些自行车的后货架上打情骂俏……

春花趁爹娘渐渐都睡着的时候,她赶紧洗脸、梳头,对着镜子又是涂唇、又是擦粉,精心打扮一番后,骑上自行车一溜烟儿的跑了。

可不是么,六月本是一个激情迸发的季节,它含情,它多情,它在六月的骄阳灸烤下真情流露,就像这无数个雄知了在这六月的发情季节里,向着无数个雌知了不停地发出声嘶力竭的求爱信号。

春花今年刚刚21岁,因为没有考上大学,高中毕业后一直赋闲在家。找不到一份合适的好工作,又缺少几分匀称的姿色,这对于一个乡下丫头来说,是多么让人感到悲哀的一件事情呀!而春花呢,她虽谈不上有多么倾国倾城,但也属于漂亮族里的一个。总体来看皮肤宛若凝脂白皙皙的,弯弯的柳叶眉,水汪汪的单凤眼,红嘟嘟的唇,细高挑的个子,走起路来屁股一扭一扭的,远远望去就像是一珠亭亭玉立的水莲花在风中轻盈的舞动。

21岁,当地像她这么大的闺女们都差不多该结婚嫁人的也都结婚嫁人了。就跟世间万物一样——植物长到某一阶段必然要开花、受精、孕育、结果;动物长大了自然会发情,寻找异性发泄欲望。

春花是一个大姑娘了,她幻想着像电视剧里一样谈场甜甜蜜蜜、激情久久的恋爱,然后步入婚姻的殿堂,相夫教子。可是,到了这本该谈婚论嫁的年龄了,连个提亲说媒的人都没有,哪儿像和她年龄相当的那些左街坊右邻里的小闺女儿们呀,人家前脚刚迈出家门儿,屁股后面是“媒”飞色舞的事儿,比蜂房里的蜜蜂还要多呐!她开始一天比一天着急,一天比一天上火。

“他奶奶的,也忒他妈的不公平了呀!”春花常常在歆羡于她人时,在心里狠狠的骂上一句才解气。

说来按春花的各种条件都比别人差不了多少。论相貌,小妮子长得还算可以,论家庭经济情况,虽城不能与里腰缠万贯的大款相媲美,在乡下也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小康家庭。早在几年前,她那伟大的爹娘就在当地的一个小镇上开了一家小石灰厂,专门给盖房子的建筑队提供石灰。赶上了“盖房热”的季节,实实在在的体会到赚钱的得心应手!

春花常常想,人呀!要么就出类拔萃的在天堂里飞,要么就一塌糊涂的在地平线上走,可春花偏偏悬在这不好也不差的半空中尴尬的看着飞着的、走着的一个个找到自己的小爱巢,她在高不成低不就的状态下期待着,期待着属于自己的那份真挚的爱情……

【二】QQ爱

记得有一天,正在春花的生活一如之前索然无味的时候,她在上海发展的堂姐回家探亲跑来找她玩儿,聊天当中送给她一个QQ号。那个时候,“QQ号”刚刚走进镇子上的年轻人,他们觉得特别的新鲜、好玩儿,一些大大小小黑白不分的网吧也逐渐风糜开来。里边时常爆满着一群少男少女们,混乱而嘈杂的玩儿游戏时发出的打打杀杀声,男人和男人聊天时的骂骂咧咧声,女人在和男人聊天时的嗲声嗲气声。这让一惯爱玩儿一向对新鲜事物好奇的春花一发不可收——

春花聊天的目的其实就是渴望在消遣无聊时光的同时,能够在鱼龙混杂的网络世界里搜索到自己要找的亲密爱人,所以在她有事儿没事儿的时候就爱往一个名字叫“促缘”的网吧里钻,还给自己起了一个庸俗但且浪漫的名字——爱人。

“中午好呀,宝贝。”一个网络名为“宝剑”的家伙再次热情的和春花打起招呼。其实这个人真名叫康剑,已经在网络上和春花打成一个貌似无话不说的亲密恋人了。此时,康剑在这个网吧里已等候她多时。他们算是在网络上认识半个多月了吧,每天的中午一个心照不宣的约定就在这两个网络恋人的心里不期而遇。

“中午好。热死我啦!”在经过半小时的长途跋涉后,热得红头胀脸、带着满面缜密珍珠的春花终于到了“促缘”网吧。

“呵呵……看得出来,真让人心疼。”或许是这个叫康剑的小子想着是该让春花见见自己的时候了,跟以往的开场白不同,他欲擒故纵的说。

“什么?你看得见我……?”春花有些惊。

“呵呵,我跟你一个地区的宝贝儿,海宁郊县的”。

“你在哪儿?你怎么知道我是海宁郊县的?”春花有些迫不及待。

“远在天边,近在眼前。宝贝儿请往左边看……哈哈。”

“啊?……”春花打了一个错愕的表情。她本能的往左一扭头,看见一张男人的脸和她恰好来了个面对面,眼对眼,两个人的眼光就这样一下子碰到了一起,她吓得赶紧缩了回来。

“天哪!不会吧,我左边的他就是这个叫康剑的小子呀!”仅仅一刹那,一个看上去帅帅的、面带笑容的脸庞定格在春花的眼睛里,她的心突突的跳了起来,本来还很随意、不安分的腿脚现在都快粘在一起了。渐渐退去的热,现在又忽然袭上脸来,惹的红霞满天飞。她不敢再往左边看,却又特想往左边再瞅一眼,细细的瞅瞅那个会哄她儿开心、经常在网络上给她说情话的“坏家伙”。

“你怎么不看看我呀,也不让人家好好看看你?”康剑在春花缩回头的那一刻,又给她发过消息来。

“那你知道哪个是我吗?”

“四目相对,又转瞬即逝,不是吗?我的大美女。”

“呵呵。”春花害羞的笑了笑,这一笑胜似夏日盛开着的红牡丹,分外妖娆,分外让康剑陶醉。只听见左边咕噜一声,那是坐椅底下滑轮转动的声音,康剑向春花凑了过来。

“瞧你热的这小傻样儿?”康剑情意绵绵的眼瞅着春花,说话当中,还拿出自己随身带的小餐巾纸柔柔的为春花轻轻擦去她额头上不断渗出的汗。

“唔……我来吧。”春花羞的都傻了。就差那么一点点彼此的距离就是零距离了,那双“坏坏”的眼睛充满情意的对着她的眼睛,那双手还轻轻的帮她擦着汗。

“哟!都害羞了呀!”康剑打趣的笑着。

“谁害羞了呀,人家本来就很热嘛!”经康剑这一贫,本来还很局促不安的春花,倒有些放开了。

“呵呵,好,你先擦着,我去给你买瓶饮料去宝贝儿。喜欢喝什么呀?”

“嗯。什么都行!”

三分钟后,康剑买回来了两瓶“康师傅果汁”。一瓶“葡萄”的,一瓶“香橙”的。

“这么快呀!”春花一边跟别的网友聊着,一边看了一下康剑说。

“跟哪个动物聊的那么如火如荼呀?”康剑醋溜溜的打趣道。

“我同学,她刚上线。”

“是雄性也抑还是雌性?快快报上名来。”康剑抑扬顿挫的学着戏曲里的调子逗着春花。

“滚——”好家伙,春花的这一声,惹的网吧里前后左右的眼光都齐唰唰的冲向他们。

春花吓得赶紧低下了头,康剑却坏坏的笑着。

“来,喝什么样的宝贝儿?”康剑总喜欢称呼春花为“宝贝”,这让春花的心里感觉比吃了蜜还要甜,还要幸福。她不是也正在祈盼能够得到老天的着顾,和别人一样谈场甜甜蜜蜜的恋爱吗?她不是也正在期盼能够得到这样一个异性家伙的疼爱与呵护吗?她很兴奋,很激动,她的梦想不就是和眼前的这个家伙有关系吗?兴许正在一点点发芽,一点点长大。

“哦?康师傅?都是你的本家呀?那么,我就要萄萄的吧。”春花也不失幽他一默的说。。

“哈哈。”

【三】一次“微妙”的回家

在两个人边聊边喝的时候,康剑正式向春花发出邀请。他很认真的看着春花的眼睛说:“宝贝儿,去我家看看吧。如何?”

“啊?什么时候呀?”春花觉得康剑这样的邀请让她突然感到有些仓促。

“就现在吧。在这待着多没意思,你也该去我家看看了,咱们应该算是认识的时间不短了吧。”康剑一本正经的说。

“那我现在这样儿行吗?”春花看看自己热气腾腾的一身,不免有些失去自信的嗫嚅道。

“怎么不行呀!走!咱回家看看去。”说罢,康剑霸道的关掉春花面前的电脑,拉着她一起冲出网吧。

“你的个子都快赶超上我了,怎么长的这么高呢?”康剑和春花并排走着的时候,他才发现春花的个子确实不矮。

“那当然!高不好吗?”春花得意的问。

“嘿嘿,当然好了。我很喜欢!”这当中康剑的一只手已经挽上春花的腰。

“哦,这样不好吧?”春花像触电般的闷叫了一声,“这让路人看着多尴尬呢!”。她的脸又在这大热天里悄悄的泛起一圈又一圈的红晕来。

“哎哟,可是我喜欢这样挽着宝贝儿呀!乖,别动,别叫。”康剑连哄带骗的总算把春花安安分分的带回了家。

这是一个很普通的城镇居民住户。没有什么特别,家里很小,但不拥挤,很朴素,但很干净。

“怎么样?我家不好吧?”康剑笑着问春花。

“呵呵,挺好的。就是空间小了点儿。”

“来,喝杯饮料吧。”在春花一边喝饮料的同时,康剑热情的给她介绍着自己的家及家庭成员,还蛮有兴趣的把他收藏的一些古老的玉呀、铜钱呀拿出来与春花一起分享。

或许那天太热了的缘故吧,也可能是春花觉得第一次到人家来待太长的时间有点儿不好,何况康剑的父母又不在家,这孤男寡女的在一起传出去影响名声呀,俩人瞎侃了会儿,春花就借以还有别的事儿离开了。

这次“回家”,明显的递进了两个人的恋爱关系,他们开始在网络上、现实里深切的交往。只是春花从没有跟父母透露过她谈恋爱了,而且还是跟镇子上的一个帅气小子,看起来家里经济条件也还不错的这么一家。她正啄磨着啥时候把他介绍自己的爹娘呢。这边康剑总一再地催促着要她见他的父母。

“宝贝儿,我妈想见见你,什么时候去我家呀?”

每次听完康剑的这句话春花总是既高兴又紧张。她真想立马就能去康剑家见见他的妈妈,这样一来显得自己也尊敬长辈,通过长辈也能更加有力的证明了她和康剑的恋爱关系,可是又害怕万一自己到时候不会说话咋办。

“讨厌,又来啦!过几天我凉快点儿了肯定去的!”春花嫌现在太热。

“好吧,那过几天一定去啊。”

【四】节外生枝

还没等到春花把康剑介绍给她家人的那一天,凑巧,春花的姑妈也张罗着要给她介绍一个对像。那天,她刚从网吧回到家,就看见姑妈一脸喜气洋洋的在和自己的爹娘说着什么。看见春花正好回来了,她姑妈赶紧主动招呼着:“春儿,去哪儿了呀?”

“呦!是姑妈来了呀。我去外面玩儿了会儿。”春花冲着她姑妈微笑的说,并顺势坐在了她的旁边。

“春儿现在是越长越漂亮了啊,真是女大十八变呀!”春花的姑妈看着眼前出落的越来越漂亮的侄女,不禁啧啧称赞起。

“咯咯。”春花听到姑妈这么夸自己,不好意思的笑起来。

“春儿,姑妈今天来是想跟你介绍个对像,想着你也老大不小了,选个合适的该结婚了啊。”

“啊?……”春花一下子懵了,竟然在这个时候要给自己介绍对像?

“啊什么啊?”坐在一边的春花娘白了一眼春花,想必她的姑妈早把要介绍给她的那个人的一些情况说给她爹娘听了,而且这个人的一些条件应该还不错。

“嗯,这个孩子在部队上当兵呢,人家镇子上也有自己的楼房。就是他爹好像在多少年前就跟一个女的跑了,撇下他和一个妹妹还有他娘。他娘现在就在镇子上自己摆摊儿卖烧饼呢,生意也还不错……”春花的姑妈笑呵呵的把要介绍给她的这个人跟大概跟春说了说。正与心上人谈着恋爱的春花哪还有心思听得进这些,什么当兵的、当官儿的她都不要,她就要现在的这个康剑了。

“怎么办呢?怎么办呢?”春花焦急的在心里一直问着自己,想想姑妈也是好心好意的给她介绍的,怎么着也不能一口回绝掉啊,那样显得多不懂事、多不尽人情呢。再说了,她和康剑的关系,跟家里人还没有正儿八经的提过,家里人根本不知道她在谈恋爱。

“他姑,要不就让他们先见见不成?”就在春花急得都不知道如何是好的时候,这当中,春花娘倒是迫不急待的捅破了这层见面的窗户纸。

“嗯,见见吧,说一千、道一万,不如先见一面。俩人看着对眼不对眼的是不,到时候咱就好定了,你说呢,春儿?”春花的姑妈接着春花娘的意思把话点到了极点。

“那就见见吧。”只见春花噘着嘴,一脸很不情愿的嗫嚅道。

牡丹江癫痫医院哪家正规
癫痫病人的家庭护理
中年癫痫病物理治疗

友情链接:

未形之患网 | 强制聊天 | 工银精选 | 扬州住宿团购 | 拳皇比赛小孩 | 美科星路由器 | 韩庚饺子馆